黄豆芽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资讯].银行再融资2000亿的悬念

时间:2022-11-24 来源网站:黄豆芽财经网

银行再融资:2000亿的悬念

银行再融资:2000亿的悬念 更新时间:2010-2-25 0:32:55   记者 温秀

如果说2009年每个月的信贷数字是整个金融界最热衷的猜谜游戏的话,在2010年初,最大的悬念则变成了上市银行补充资本金的再融资方案。

据资深银行家测算,2010年,除农行外,工行、交行、中行、建行四家上市国有商业银行的股本融资需求大约在1500亿元左右。如果再加上股份制银行的约800亿元,上市银行的总融资需求将在2300亿元左右。

从商业银行到证券市场,从财政部到汇金公司,从地方到中央,没人能够忽视2000亿规模的融资,更何况用于补充银行资本金的融资将与整体信贷的规模和质量息息相关。

2010年中国经济增长依然将高度依赖投资拉动。如果按照央行计划,2010年货币投放增速将达到17%,银行业新增贷款在7.5万亿元左右。四大行作为占到半壁江山的信贷投放主力军,都将延续去年的信贷扩张政策。出于对信贷风险的控制,资本充足率的“红线”被一再抬高,银监会最新的要求是,国有大行必须满足11%的资本充足率。

钱从哪里来,成为各方角力的核心。从“维稳”角度出发,证券监管部门希望银行再融资不要冲击A股市场;作为银行大股东的财政部和汇金公司则希望三大上市银行更为审慎地实施规模扩张策略,或是更多使用债务融资杠杆,而不是一味要求再融资和减少分红来“输血”。

“现在相关部门的思想很不统一。”一位接近决策层的知情人士称,对银行再融资的会商一度陷入僵局,国有大行的再融资设想和可能的方案已由有关部门上报到更高决策层定夺,近期或将有望明朗。

势在必行

在高速的信贷增长、高比例的股东分红、高标准的资本充足率要求下,银行再融资的需求已无可回避。

在2009年的狂飙突进下,各家大行的资本充足率均有所下降。工行的资本充足率从2008年末的13.06%下降到2009年三季度末的12.60%;建行由12.16%下降到12.11%;中行从13.43%下降到11.63%。2009年底的数据势必将进一步下降。在仍旧加码的信贷冲动下,即便是眼下资本充足率最高的上述大行,其资本金在一年后也会捉襟见肘。

2009年11月,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官方媒体撰文表示,银监会已提高对银行8%的最低资本充足比率要求,中小银行提高至10%,大型银行则提高至11%。

“大投放之后是大不良。”一位大型国有银行高层直言不讳。在他看来,如果不进行未雨绸缪,没有较高的资本充足率和拨备水平,不增厚银行的资本金,寒潮来袭时银行将难以抵御。

据另一位银行高层透露,各家银行此前在准备新资本协议达标的过程中,对非预期损失做了精确计算,结果表明,11%的资本充足率下限是一个基本合理的水平。

为了达到这一监管红线,资本缺口的计算,也成为了各方博弈的焦点。经多方计算,2010年各上市银行的股本融资应不少于2000亿元。面对如此庞大的融资压力,各相关部门观点并不尽相同。作为再融资的首选平台,A股市场深感压力。接近证监会的知情人士透露,监管部门希望商业银行将IPO规模和再融资数量保持在合适的比例。2009年A股市场总的融资额为5125亿元,其中40%是IPO,大约3000亿元是整个市场配股和增发融资的盘子。

融资的另一指向是银行的大股东。几乎在大行再融资风声传出的第一天,要求国有大股东汇金公司和财政部再注资、减少分红等建议的呼声就甚嚣尘上。

纠结汇金

身为数家国有大行的大股东,财政部和汇金在对待补充银行资本金这一问题有不少现实困难。

“当前财政收支压力日增,赤字水平已经高达一万亿元。”财政部一位知情人士称,财政部手头并不宽裕,各大行持有的资产管理公司债券延期十年支付已是明证。

通过减少分红对银行“输血”,“财政部很难同意。”上述知情人士分析说。由于工行剥离的损失类贷款未能核销,财政部于2005年建立了共管账户,允许工行用未来的红利等来冲抵,这一账户的约定时间为五年,如果减少分红,该账户的关闭时间将不得不延长。

接近汇金公司的人士称,上市公司在业绩正常年份对股东进行分红天经地义,要减少分红绝非某个股东一厢情愿即可成行,即便汇金愿意减少分红,这部分资金对于银行的再融资需求也是杯水车薪。

“2008年汇金从国有大行获取的分红率是50%,即便2009年适当降一点到45%,能够解决的问题也微乎其微。”该人士称。资料显示,2008年工行、建行和中行净利润分别为1111.51亿元、926.42亿元和650.73亿元,减少5%左右的分红,只能补充资本150亿元左右。

事实上,汇金获取的分红有其既定的特殊用途,即主要被用于其母公司中投公司特别国债的付息。中投公司成立时,财政部通过发行特别国债募集了15500亿人民币,继而向央行购买了2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用于注资。这部分国债是以“基金预算”的方式存在的,简言之,一旦收支无法平衡,就要动用财政一般预算的钱,来支付特别国债的利息,而这将直接影响到财政赤字。

既然四大行的信贷投放是为保经济增长,但国家是否能通过汇金对大行再行注资?接近汇金的人士认为,即使按照这一逻辑而行,汇金也仍然面临着资金瓶颈。在中投的2000亿美元资本金中,半数用于对外投资,半数交由汇金向几家主要银行注资,并承担挽救危困金融机构的使命。中投用于对外投资的80%资金已投资到位,“投资收益喜人”,剩余的20%左右的流动资金是中投的运营保障,轻易不可动用;而汇金囊中的1000亿美元,有三分之二左右用于控股国有重点金融机构,剩余部分则用于危困金融机构救助,在这些机构完全走入正轨之前,所投资金很难退出。

从汇金角度看,确有动力参与大行配股,因为假如大股东缺席,小股东竞相压价,会摊薄国有权益和国有持股比例;从公司治理的角度看,国家目前还需要维持对这些金融机构的绝对控股地位。

因此,如果汇金要参与几大行配股或增发,知情人士分析,加快外部资源的补给是目前最快捷有效的方式。

“相对中投公司成立时,国家的外汇储备已经接近翻番,超额外汇储备带来的压力日增。从国家利益的角度考虑,是否应该整合资源,加大对中投的注资力度?”前述接近汇金公司的人士表示。

路径选择

对于哪家银行会率先启动再融资,各界的看法不一。中行的再融资需求被认为最为迫切。该行在2009年为实现“扩规模、调结构”的战略目标,大力发展人民币业务,全年新增人民币贷款业内排名第一,对资本充足率造成了一定的消耗。参与交易的人士透露,中行的再融资方案数易其稿,包括向大股东汇金定向增发、等额的可转债加H股公开发行等,在这些方案受阻后,他们又数次调整方案,包括一定规模的可转债与H股增发的组合,最近的方案则是可转债+次级债+H股,总额在600亿到1200亿元之间。

知情人士表示,从周期上看,最早进行IPO的建行或将拔得头筹。事实上,建行2009年全年发行了800亿元的次级债。

摩根大通陈舜则分析认为,交行可能率先进行再融资,因其一级资本比例略低、次级债发行规模也已经达到了监管要求的上限。

不过,根据相关程序,几大行的再融资最早也要到2010年下半年才会实施。首先,各家银行的方案要经过董事会的批准,继而举行股东大会,如果进展顺利,这个过程通常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此后需要银监会的审批,时间大约在半个月左右;接下来则是证监会的审批,大约需要三个月。所以从方案提交到实际操作,起码需要近半年的时间。

目前大行再融资的途径无外乎以下几种,配股、定向增发、A股和H股发行、可转债、次级债等。

在包括陈舜在内的一些机构和分析师看来,配股是协调各相关利益的最佳解决方案。

这种方式的优势在于有助于直接提高银行的核心资本比率。鉴于政府大股东的参与,新募集的大部分资金将来自政府,减少了对市场资金的需求,可以大大缓解新股发行的压力,其方案既有可能被证监会所接受,也保证了全体股东的利益不会被稀释。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每股公允价值将下降,但因为配股价通常较首次行价格有较大折扣,可以降低现有股东的持有成本。”陈舜称。知情人士透露,招商银行在几经权衡后,最终决定通过配股方式,筹集约220亿。

不过这一方式也并非十全十美。首先,当大股东还无法决定是否认购前,银行寸步难行;其次即使可以配股,不同的银行恐怕仍不得不面临各自的问题。比如在A股比重较大,H股权重极小的银行如中行,配股无益于改善当前的股权结构,也非最优选择。反之,在A股所占比重小,H股比重大的情况下如建行,配股的效果亦然。另外,无论是配股或公开增发,对市场的影响还是会比较大,证监会的审批有一定困难。

定向增发的对象由于限定在十家股东,对体积庞大的银行而言,能否以合适的价格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且“现有股东是否会愿意让新股东进来,也是个问题”。多家商业银行的权威人士均有此表示。

可转债由于对市场的冲击不会立竿见影地显现,也被一些银行视为优先的选择。据本刊记者了解,中行内部尽管几易其稿,但发行400亿到600亿元左右的可转债,一直是主要的方案之一。但亦有受访银行家表示,这种方式对股市的影响,几乎等同于在A股进行公开发行,因为最终都要转成股票,只是时间问题。而且在未转成股票前,无法算作核心资本,甚至能否计入附属资本也还是未知数。

中金公司预测,A股和H股市场承担的再融资额应分别在1000亿元左右。其原因在于,监管层将控制融资节奏,充分利用A股和H股两个市场完成融资。既然A股容量有限,H股是否最佳选择?

答案也并不简单。在当前“热钱”涌入的压力较大之时,外汇管理当局不大可能为较大规模的资金放行。由于银行无法及时结汇,因而要承担相当的汇率风险。因此,一位参与方案设计的资深人士表示,这种方案只适用于A股比重较大的银行,而H股比重较大的银行,则只能敬而远之。从工行、建行、中行的A、H股比例来看,工行和中行H股占比分别为25%和30%,而建行H股占比高达96%;另外,目前14家A股上市银行中只有一半在H股上市,未来中小银行寻求H股市场IPO融资将成为潮流。

另一种思路是通过资产证券化来补充资本,这在市场容量较大的成熟市场,被视为银行资本金补充的一种可行渠道。不过,当前国内的资产证券化尚在试点,各家银行的证券化资产鲜有过百亿者。

“发行100亿的证券化资产,能够减少8亿元左右的银行的资本压力,如果要筹资100亿,就要进行上千亿的资产证券化,难度可想而知。”反对者则称,自美国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对资产证券化的恐惧症还未消散。

“每种方案都有利有弊,最终只能权衡。”接受采访的多位国有大行高管均有此感慨。

深圳小卫生间装修

廊坊家装案例

装修公司前十排名